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首一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日志

 
 
 
 

故乡的风物  

2014-09-09 14:59:07|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这块芦苇丛生的沙洲,除了啾啾鸟鸣没什么人烟。也许是水草丰盛的缘故,让我那先祖撑着一叶小舟、赶着一群鸭子来到了这里。

先祖看到碧水映着蓝天,似乎寓意着生命将在这里繁衍不息;也看到了茫茫风中有芦花在摇曳,给人以家无边厚实的温暖。于是,在这咸水河边,一缕炊烟像梦一样升了起来。不久,先祖便试着栽下一片竹一排树这片宽容的沙洲也就此接纳了第一户人家的到来。

春去春来,等到我出生,已是几代人、几十年后。木槿花开,这里已不再是芦苇丛生杜鹃声里,遥见的只是一片漠漠水田;而云烟生起,先祖栽的那片竹一如当初那样青翠;当然,时光流去,那些在岁月中留下来的树都一棵棵上了年岁;只有那清清河水,还依旧带着咸味。

慢慢地,随着我长大,家乡的风物便一一地入了我的眼里,也印在了心底,让我产生了好奇,也产生了敬畏,甚至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   

 

楝树 (一)

思绪缓缓倒出,如清清河水化开春色漫上青石那青石板,静静躺在水桥上,也躺在柔和的水里,躺在那时光中。

母亲,我年轻的母亲蹲在水桥上,蹲在那青石板上,她绾着发,赤着足,正低首轻轻浣洗

水面上,有涟漪在散开,也有那习习的风在吹,吹起我母亲鬓角的发,吹动她洁白的衣裳。我躲在思绪里远远地望,母亲她年轻的身影映在了水中,就像是一朵水中的莲花。

母亲的身后,有只木盆,一只艳丽的红漆木盆,搁在那青石板上。阳光,透过了树荫,细碎地像雨一样,落在那木盆上,就像是团燃烧的火焰;而我母亲的头发,那幽黑的青丝,却像水波一样,闪着迷离的光泽。

顺河而望,隐隐的波光中有一艘船正悠悠而来,远远地看,那船是静静的,就像是随风淌在流水之上。而河的对岸,则落着一排树,树的背后,是蓝天、白云,一队背纤的人打那走过,就像是一行大雁,低飞在林间。

不知不觉,船到了跟前,我才发现它拖着长长的波,涌向那岸,哗哗的响。母亲急忙挽起裤管,不让它湿去,可是那个木盆,那个青石板上的木盆却浮了起来,飘走了,飘到了附近的河面上。

我,就像那木盆一样,总跟在母亲的身后,也很想赤足站在那青石板上,站在那清清的水里,可母亲把我搁在了岸上,搁在那树荫下。

目光抬起,我并不知晓那是两棵楝树,只是秀丽的身影一左一右,仕女般站在水桥的边上。

是春夏间,南风轻袭,氤氲弥漫,那浅紫色的花间在绿叶隐隐地开着,羞答答吐露它那怡人花香。

我曾在这样一个季节,挽下过这样一枝花香,一个人坐在那桥头,静静地将它们丢入风中。那片片花香就像一指流沙,随风宛落,又随那春水缓缓而去。

这样的时光似乎静好,却是无留意。转眼梅雨飞来,那浅紫色的花便纷纷谢去

落花流水春去也,等到骄阳重上碧云天,蝉就滋润地躲在枝叶间,半是柔情半是歇斯底里地唱道:“树上那青涩的果子,缀满了夏日的阳光,让未曾见识的我,生出了无限的爱慕。”

   “玩吧,捉住了,不要让它飞了”思绪中响起了母亲甜美的声音。

     第一只蝉,是母亲用竹竿缠上蛛网,从这楝树上给我粘的。蝉好像特别喜欢楝树,炎热的夏天,它们常聚在这里大吵大闹,尽情挥霍它们短短一个夏天的人生。可我年轻的母亲没有什么经验,直接把蝉交到我手里我抓住了蝉,开心地琢磨着,却不知道它是只哑蝉。

    “妈妈,它不叫?”我问母亲。

    “是吗?”母亲蹲下身,指着那树上的果子说:“看见那些果子了吗?看见了吗?”

    “看见了妈妈我看见了。”顺着母亲的手指惊喜地看见了那些果子,青色的,闪着叶子一样的光泽。我的喉咙似乎本能地咽了一,然后别过头望着母亲,眼里满是期待。

    母亲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那些果子,你不能吃。你看,这只蝉就是吃了那果子才不会叫的”母亲指了指我手里握紧的蝉,又重新指向树上那些果子加重语气说:“那些果子你可不能吃,明白吗?要是你吃了,就会像它一样变成一个不能说话的小哑巴,知道吗?”

   “嗯,知道了。”我答应着,心里却是很失望。那只蝉趁我落寞之际,从我手里挣出,化作一道自由的弧线,在我眼里怅然消失。

 

这回母亲给我粘了一只鸣蝉,并且撕短了那漂亮的翼。那蝉动残翅发出痛苦的哀鸣。这时,树上有粒果子像眼泪一样掉落,沉入水中又浮了上来。不知是听到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一群细长如叶的鱼急急围了过来。也许它们跟我一样,认为这是什么好吃的,便兴奋地你啄一下,我啄一下,然后摆摆尾巴,一条接一条默默游走了当时我想河里的鱼好可怜,它们只是用嘴舔了一下,就一个个变成了哑巴。

    那些鱼游走了,也许是悻悻然,也许又不然,一会儿它们又回来了。也许这是它们的出生之地,它们并不在乎楝树的果子是否可以果腹,它们所要的,也许只是一种依恋。

可是,水流无声,夏天悄悄地过去,果子也慢慢地变黄。

一只黄鹂在那高高的枝头,唱几声飞走了。微风流连的水面,水黾撑着细腿在滑来又滑去。喜欢钓鱼的人来到楝树下,戴着草帽坐在那水桥上好似一只候在岸边的鸬鹚望着那河面;而这一望就是一个半天、甚至是一个落叶潇潇的雨天。

入了秋的雨有时也会没头脑地下,一下就是一整天。那雨,时大时小,瓢泼的时候,雨水汇在门前流过,就像是条小溪。我便匆匆地折上一只小船让它带走,并在屋檐下目送。

茫茫的雨中,那白色的小船顺着雨水而去,我真希望它能驶得远远的,最好能驶入这江南柳暗花明的深处,去寻访一个个我似曾相识的地方;若是可以,我也希望它能杨帆海上,去见识一个个我未曾见识的地方。可是那放出去的小船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经过那楝树后,它就一头栽倒在河里。

于是,我去望那河面。

河面上,雨水沸腾,白雾蒙蒙,对岸也已看不见,仿佛我面对的不是一条河,而是一个烟波浩荡的湖。而那楝树,就像是泊在烟雨中的一艘船。

再去看那钓鱼的人,正蹲在树下,披着蓑衣,缩在雨中。那人时而抽动鱼竿,时而站起来,将钩上的鱼取下,丢入那篓里。那鱼个个又大又肥,丢入篓里总要引起一阵喧响,这让看的人很是羡慕。

可是雨下个不停,我只好躲进屋里。母亲翻出一件衣服,要我披上,还光着膀子的我似乎不情愿,她便勒令我穿上。那衣服穿在身上似乎有点小,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母亲说袖子已经短了,胳膊肘露出了一截,还说要给我做一套新的衣服。

衣服虽然不合身,但是贴在身上还是暖和的,就像是靠近了灶膛里的火。母亲在灶上煮了一锅玉米,香气已经四溢。等到那火慢慢地熄灭,她便揭起了锅盖捞出那玉米。那玉米很是诱人,我急着用手去拿,却是很烫,母亲就找来一根筷子,插入那穗中递给了我。

我接过那玉米,坐到门口去细细品尝。那玉米又香又糯,让我沉浸其中。

眼光里,一个身影从门前模糊地走过,等到我将意识从那玉米的香糯中收回,那身影已径直走到了楝树下。顺着那屋檐,我斜斜地望去,那是一个女子,轻盈地撑着一把伞,手里还似乎托着什么,想是带来添暖的衣物。可那钓鱼的人像我一样有点犟,迟迟地不肯穿上,于是那女子娴静的身影就像楝树一样站在了雨中。也许是润物细无声,那钓鱼的人最终还是穿上了;也许是心挂着两头,跟着那女子也很快地回了。那女子,雨里来,雨里去,来时带着温情的衣物,而回时却提着活蹦乱跳的鱼,就像是提着一篓愉悦的心情。走到了路上,那女子便加快了脚步,很快消失在雨中。也许,有个像我一样的孩子正在家门口巴望,巴望母亲的身影带来父亲的消息。

雨过天晴,岁月悠然记忆中钓鱼的人披着蓑衣的影子仿佛还站在雨中,那温馨的雨伞也是默默地撑着,甚至是楝树所积的雨水也还在滴滴答答地落,只是那雨水仿佛落进了心里,感觉碧凉碧凉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