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首一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日志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2014-04-24 09:46:51|  分类: 音乐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童丽的歌真是听不得,一听,就会落下种子。不久,便生了根,发了芽,郁郁葱葱地占去你大片心田。就算你把她刈了,又会再生。就是野火也烧不尽,总是春风吹又生。 


    为什么她的歌声能如此牢固的盘踞于心呢?是她的声音很好听吗?可这世上,声音好听的女子多得去了,你把她们一一攥在手里,肯定是数都数不过去。所以,总有人对童丽的歌不以为然,甚至认为,童丽的歌之所以迷倒你我众生,只是因为很甜而已,一如有人将童丽说作是“甜歌皇后”。

    甜歌皇后?也许有人会为此欢欣、为此雀跃,就像是得了莫大的奖赏。可我却感到,先是莫名其妙的无动于衷,然后是匪夷所思的诧异,进而又是切齿的愤怒,很想一木棒敲扁某人的脑袋。“你这叫小人得志,信口开河。你冒犯了我的所爱,你让我的痴情有所难堪。”

    我把恼火掐灭了放一边,平心地问你一问,“童丽的歌真的就可以用一个“甜”来概而括之吗?”看在菩萨的慈悲心上,我本想包容地放你一马,可惜的是,我不能证明你一出生脑袋就是扁的,于是我不得不怀疑你的鉴赏能力是否低下,文化素养是否浅薄,还有,就是你的情商是否只能停留在本能之上?真的,我本不想这么说,想对你客气一点,只是因为大家都很客气了,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假惺惺,甚至于是非不分,黑白颠倒。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听童丽的歌,我常拍案叫绝,日久更是缠绵悱恻,难以割舍。如是甜,会如此吗?说实在的,如是纯粹的甜,那么在我眼里,便会等而下之。声音甜美的女子的确可以让人生出特别的怜爱,但甜与嗲只有一线之隔,甜大多是要破坏意境的。这好比满满一池艳丽的荷花,说它好看不为过,可就是没有留下能让人遐想的意境。而甜歌,就好比一个花瓶般的女子,偶尔听之,那青翠欲滴的盈盈笑语也许会一时心动,可就算你永远是那青春都一饷的十七八九,又如何呢? 终还是寡淡无味,终不是意中之人。

    甜歌,是会让人腻的,是毕竟要东流去的。说实话,童丽的歌也的确是有甜的地方,但不能用甜歌去形容,也不能用“甜歌皇后”去称谓她。也许这样的称谓本意是一种赞美,只是因为内心词穷而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最终风马牛不相及。你去仔细深入地想一想,“甜歌皇后”最多是听起了好听,其实一点也不好听,其实是,就在那瞬间,就在你还没有意识到之前,硬是将我们童丽的脱俗贬作了风尘里的卖笑。你说,如是这样,你的那份爱,那份惜,放在今后还有什么保存的价值?难道你不觉得苦吗?难道你不觉得愤怒吗?还是说,你完全没有自我,永远都只会人云亦云?

    我所听的歌,好与不好,妙与不妙,还是灵与不灵,咱先别说,但我可以告诉你,它们都是选择过的,而这种选择,至少常常会因为本人没事、有空,而趋于苛刻,犹如那沙里淘金。

    真是于此,童丽的歌,我所能听到的甜,都是淡淡的,若有若无,若是感觉,就像是喝下了琼浆玉液,教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其实,这样说并不是很妥,毕竟是没人知道那琼浆玉液到底是个啥滋味。也许该换另外一种说法,或是比喻。

    记得年少时,有个下午,我人在教室里,心却在窗外。那时的天,应该很蓝。恰好有群飞鸟,飞过这窗天空,然后飞向远方。我看那鸟儿自由飞翔的神态,很是优美,也让我很是羡慕,好想跟它们一起去飞翔。便在心里喊着:“等一等我,等一等我”,就追随了而去。与它们一道,去看那远方的青山绿水了。不幸的是,我刚扑腾了几下就从天上掉了下来,翻身一变,就成了一只落地的蛤蟆。确切的说,那是我被老师从天上一把扯了下来,她见我神已不在,就罚我一直站到了下课。可是人的神一旦出去了,那容易一时三刻就能收得回来。晚上到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想着哪天有空了,一定要自由自在的出个远门,去看一看这个大千世界。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那时我们的父母,一般是不会有闲工夫,用花言巧语,去夺自己儿女的志向,来实自己未竟的梦。只要你不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是乐见你自然成长的。当然了,像我这样的小小志向,就算不是偶发,也并不稀罕。自古以来,不要说是志踏远山,想要摘星的少年亦是大有人在。
    于是乎,我伙上一个同伴,在一个假日,偷偷骑上家里唯一的那辆老坦克,就像是牵上了一匹白龙马,心志满满的去寻那远方的山水了。山不知在哪里,影子都没瞧见,只找到一条哗哗作响的河流。河流宽阔,人烟却是稀少,只有两岸成片成片的桔林连绵不绝。顺着那哗哗的河流,从早上一直到晌午,两人不停地骑骑走走,直弄得是精疲力竭,口干舌燥,喉中更像是冒着焦烟。那痛苦让我直生悔意,恨不能将来时的兴致踩在了脚底。要说肚子饿哇,倒是带有两个广元饼,可就是没有半滴水可以让你润润喉。下河去舀水哇,似乎还没到不嫌其脏的地步。看看那桔林嘛,似乎没有那个贼胆,更何况桔子都还生青不熟。就这样张大了眼睛,瞧呀瞧,看啊看,好不容易瞅见,桔林的深处,隐隐有户人家。那里有个老人,已不记得是男还是女了,正巧在屋外,也不知道在做啥,但在我眼里就像是遇到了救命的神仙。顾不了陌生,胆怯怯地走上前去推开了篱笆门。叫上一声好听的,便说自己口渴,想讨口水喝。

    院里,有口水井。井台的边上,长满了青苔。我听到,“噗通”一声,水桶跌到了井里,然后咕咚咕咚地沉了下去。我看见,有只鸟儿在桔林的深处急切地穿行,然后一桶清清亮亮的水便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了面前,就像是谁施了法术。我很想扑上去,抱起那个水桶,来个痛饮,真恨不得要将自己的头埋在了里面。可想起母亲以往的叮咛“做客要斯文”,就站在原地没有动。老人就朝屋里喊了几句,片刻,从里头出来一个与我们年纪相仿的女孩,手里拿着一个勺子。女孩既不陌生,也不害羞,拿起勺子就舀了一勺井水,笑嘻嘻地递到我手里说:“甜的”。我感激地接过,就像是一个乞丐,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而后把勺子还给她。接着是我的同伴,我们一勺接一勺地轮流着喝,就像是两头小水牛,直到把肚子喝得鼓鼓的。那井水喝下去,真是清凉舒畅,回味也真的有点甜。
    现在回想起来,那勺清凉的井水里面,似乎还总映有一个女孩的笑脸,弯弯的眉,弯弯的眼和弯弯的笑。多年以后,我又路过那里。曾深深地往那桔林的深处搜寻,想深深地再望上一眼。可是,一切都已让时光给匿去了,那篱笆、那院落、那青苔、那水井、还有那笑脸和美好的人儿,都已不见。只有我那美好的回忆,深深地藏在这片桔林的深处。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你知道吗,其实童丽的甜,真的就像是喝了一勺井水,那种清凉舒畅后的甘甜回味。这种甜,你如只是撩一撩舌头,则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不能直接感知,它是一种心底的映象堆积,包含有我们对美好事物的永恒执著。好比是心底有一轮明月,只在你心若止水时,它才会映现。

    今朝想起的这些,又不经意的让我想起崔护《题都城南庄》的那两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叫我不禁想问:“那个给我水喝,并说很甜的女孩如今去了哪里?”“也许,她已许了人家;也许,她已儿女忽成行。”但我总觉得,她长大后就变成了我们的童丽。只因这两般甜,几乎是一脉相承的,我很难分辨这里面具体的差别。请不要怪我,我总要把我识得的美丽加载与我们的童丽。真的,她在我眼里真的是不能用那些俗语来称谓的,这样的称谓只能说是一种作践。






品味童丽,就是品味经典、一种文化的经典。(2)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