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首一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日志

 
 
 
 

刺槐  

2011-09-11 18:52:34|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张八仙桌很沉,没有上过漆,还保持着材质上的原始风貌,如果没有生活中的使用在其身上留下一层岁月滋润的隐隐光泽,我想它一定还能散发淡淡的木质清香。有时,我觉得这张透露着原始风貌的八仙桌就像是一本摊开的书,似乎想要述说一些什么。于是,我就闭上了眼,同时深深地闻了一下,然后静静地屏住气息去搜寻那缕已沉入记忆中的清香,努力还原它的前生往事留给我的印象。

  也许远去的印象终归是不那么清晰的,所以我只记得,在这屋前,傍着河岸,长有一棵树,一棵我感觉很是高大的树,我们叫它刺槐树。我不记得这棵刺槐树是否在春天开过花,只记得树上曾栖过许多自由自在的鸟,也似乎有我儿时无拘无束的梦被遗落在了那里。

  只是有一天,它轰然一声倒了,深深地倒在了我的记忆里。

  那是一个凉爽的秋天,我看到那高高的树上挂着许多豆角一样的东西,便草长莺飞般萌生了一种奇怪的思绪,就像那疯狂的兰花扁豆爬到了高高的树枝一样。没有人告诉我那是槐角,我也不认为那是什么扁豆,而是猜测,那应该是书中童话里说的、吃了会有魔力的豌豆。我想:那是一个饥饿的年代,食物匮乏、思想和知识一片空白,只有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臆幻和许多今朝看来不可思议的举动,而我这样奇怪的思绪应该说还有一种说得过去的逻辑。

  它之所以轰然一声倒了,是因为父亲要用它去盖房子,而母亲也一直怨它夺去了自留地上的养分。奇怪的是,当它将要轰然倒塌时,我竟然有种傻傻的期待,期待那声轰然会让我产生某种怦然心动的自豪。今朝想想,这种期待的感觉就与某些阿富汗人看着塔利班炸掉巴米扬大佛应该是一致的。

 

 

刺槐 - 风中飘尘 - 回首一望

 

 

  事后,父亲并没有将它派上大梁的用处,而是打了这张八仙桌。有时,我看着桌面上那一圈圈年轮留下的纹理,就会想:要是它是一棵一无所用的树,那该多好!那就会如庄子所说,无用便是它的有用,便会保全它的生命。如果是这样,每到了春天,那翡翠一般绿的槐叶间,一定会缀满了一串串淡淡的槐花。也许会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会看到树下有一对年轻的异乡人正在采撷槐花,给我们这片文明似乎遗忘的角落带来一种古老而又清新的芬芳。

   我知道,这棵刺槐树是这片沧海变成桑田的最早见证之一,在某种意义上,它与洪洞大槐树一样,起到了一种人文寻根的指示作用。可如今,在它的故址上,只发着一株孤零的冬青,我知道这株冬青永远也长不到我记忆里的那种身影。这株冬青也许是某只爱吃浆果的鸟儿留下的杰作,父亲也曾想砍了它,在我的一直坚持下,才留下了它。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留下了一个悠远的长青之梦?只知道,有树的年代,我们似乎很贫穷,而没有树的今朝,我却感到了一种荒芜,一种在心灵上蔓延的荒芜。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