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首一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日志

 
 
 
 

白果  

2010-05-29 20:04:18|  分类: 个人思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果就是银杏树的果子。记得儿时,雪花飘的大冬天,烤火的脚炉上有时就煨着几粒难得的白果。因为是稀罕物,所以给童年平添了几分幸福的乐趣,特别是那种火中取栗的感觉甚是美好。认识银杏是在母亲的外祖父家,那棵树裸露的根须就有一人多高,榕树般盘结在外,拱卫着一种神圣,使得不可近其身旁的我不得不敬畏,何况树身上古树名木的保护标牌赫然在目。岁月苍苍,母亲的外祖父早已逝去,不知记忆中的那颗银杏是否还能追寻。银杏有药用价值,不过贪吃白果会中毒。雌雄异株的银杏树又名公孙树,是指它的成才还是结果,不得而知,只知道这几年大量栽培的银杏树没几年就能结白果了。

      东海的鱼类品种多得不可计数,但是有毒的鱼类却是少之又少,除了河豚一家子外几乎别无他物。不知什么原因东海的鱼越来越少了,可能是中国人的贪将大海吃穷了,也可能是一种生态灾难,以致我们这里原本渔产丰饶的东风渔场也只能湮灭在记忆里了。照我过去的辨识,现在市场上出售的许多鱼类只不过是鱼苗而已,为何上了餐桌,入了肚内?‘这么小的鱼是鱼苗,人是不能吃的。’父母一辈的人是这么言传身教的,我原本想:‘这样的鱼苗不是苦的就应该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也就不能吃了。’后来认为这可能是祖先留下的一种观念:‘人吃这样的鱼苗是要受天谴的。’可是现在很多人都吃这样的鱼,而且是越来越小,我们这里的人也已经麻木地没有什么讳忌了,接受了这样的观念-鱼苗也可以吃。可是大海里的鱼儿越来越少,几近枯竭的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使我猜测是我的祖先愚昧还是我们后人愚昧?

     有一种鱼叫白果子,我们这里长江口咸淡水交汇的地方不产,产于咸水洋的舟山一带,比大黄鱼小,小黄鱼大,模样也差不多。我以前从未见过,还以为就是小黄鱼,在上海的城市市场内多有出售,虽然已经盐渍过了,但看上去还新鲜。在许多不明就里的上海人那里还挺有市场,却不知这种鱼能够保持新鲜只是已经在药水里浸泡过了。说得好听点是药水,防腐剂,不好听就是那种浸泡尸体的,超强致癌的福尔马林。当然用福尔马林浸泡的食物还有许许多多,那些水发的食品大都浸泡过。我想白果子鱼本身并没有什么毒性,为什么人们却让它们变毒了?

    说到这里我还是要说我们国家的制度愚昧落后,以致罪恶无穷。看那些行政机构说它存在吧其实就是不曾存在过。看看奶源中添加三聚氰胺的事件,如果没有显性的后果出现,三聚氰胺就可以一直添加到这个制度的世界末日。没有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的意识行为,还监督什么,这样的监督机构我看平时就不要存在的为好,待到有事时再临时组织也不迟。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