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首一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日志

 
 
 
 

不惑  

2010-03-11 11:08:19|  分类: 个人思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是我的本性,其实这话也只是自己说说而已。有人认为自己是铁板钉钉的左派,恰恰骨子里是保守排外的右派。极左派其实就是极右派,他们只有表象的区别,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近一年来,新闻被我打入了冷宫。一旦感觉人生无聊,就赶紧沉入音乐来一番人生遐想、或者思索一些不现实的问题。而一旦触摸新闻,耳朵里就会长出一层可以让眼神透出失望、甚至绝望的老茧。

   首先我把这种反我本性的现象归咎于现实,但我现在想想还应有其它需要我深深思索的缘由。

   我与新闻绝缘,并没有感觉到与现实有什么脱节,当然完全绝缘是不可能的。偶尔打开新闻网页,用眼瞄一下红色标题的震动性新闻,也只是见怪不怪的无动于衷。细想一下:这种见怪不怪的无动于衷不是阅历很深之老,而是自然不惑之老。

   不惑,不惑,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不经意间对某些事物开始淡然、不经意间对某些喜好开始偏执、不经意间就有点不惑了。

   少年是激进的左派,老年是保守的右派,不惑置于其中。不惑是波澜不兴的平潮、是日已偏西的微斜、是对人生积累的取舍。人至四十,惑总归要渐渐失势,人生由此进入渐守渐退阶段,余下的岁月更多的只是反刍、回味了。

  不惑之前我们品尝了人生的第一遍茶,清香、有点苦、但还想喝。于是不惑之后我们又沏了二遍茶,似淡似浓,悠悠远远......

  想想这些,似乎警醒,还是无力,自然之事不是人能所违。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